懶與自我中心不矛盾,人因此為人。

【BTS/全員向金泰亨中心】俟時

俟時


半夜,手機已經沒電了,依稀記得自動關機前一刻,數字顯示一點四十七分,他不確定。


金泰亨也沒戴著父親送給他的手錶,因為今天與這段時間相比,算不上特別的日子。更糟的是,當他看著那隻手錶,反倒會讓他在心臟微微放鬆、腦袋放空時,攫住他的瓣膜,用力絞緊。


時間。

滴滴答答持續移動的針,也不能讓動靜不再抽象。


他不在乎流動,最近他常常感覺不到時間的流動。坐在公園的長椅上,萬籟俱寂,遠處汽車行駛呼嘯而過,是隨時可關閉的背景樂,一些風吹草動樹葉蕭颯,聽似近,微弱的不及他體內的騷動。

他體內的洞...

 

【國旻】Paper Hearts (未完待修

「哥有沒有看過這個MV?」

朴智旻湊過去,歌手名字看上去有印象,似乎是一首和照片有關的歌,他搖搖頭。

田柾國把進度條拉到最前面,點了播放。

「啊,就你前幾天開始聽的那首?」

「嗯。」

不由自主的哼了起來,在男主角開始跳舞時,笑著看了哥哥專心的臉一眼,後者沒有理會,很投入的望著屏幕,沒甚麼表情。

「裡面有現代舞呢,哥要不要跳一段。」

「哈哈,甚麼啊。」

「快啦,哥應該會跳得很好吧。」

「不要啦。」

「我想要翻唱這首歌。」

「唉,我們柾國兒又要不睡覺了嗎?」

「哥你跳的話,我可以幫你錄起來。」

「哎呀,不要啦。」


他真想看看除了他以外,朴智旻另一件引以為...

 

【BTS 多CP 】紅線 (上)


多CP
無分攻受皆清水
主 95 (可能有泰智番外的車,不過也是之後的事了.....)
副 花開 
暫定  珍果  
輕微  飛咻

溫馨人獸向(?)
某天看見朋友發了條動態,說他們家有一隻很喜歡對情侶吠叫的狗,和他討論討論之後開了這個腦洞(甚至不是防彈圈的......特此感謝小曉的靈感提供)

紅線(上)(尚無95)

街上有隻狗,大家都叫牠亨亨。外型看上去是隻比利時牧羊犬,短而棕黃的毛髮乾淨光亮,性格機靈又開朗,親人乾淨的狗總不缺人餵食。常常在公園的噴水池裡玩水,無聊就追鴿子,之後一些固定去散步的老人或野餐的家庭,不只帶麵...

 

【BTS HPAU】HP重度患者自嗨設定 I

HPAU設定

【背景】

1998年,在霍格華茲展開第二次巫師大戰,哈利波特擊敗史上最強大、邪惡的黑巫師佛地魔,消息傳遍全球,霍格華茲因而聲名大噪,許多國外魔法家庭慕名而來,舉家遷於英國,希望未來有孩子,出生後能就讀霍格華茲。


Jin→史萊哲林六年級(與SG是室友)
SG→史萊哲林六年級(與Jin是室友)
JH→赫夫帕夫五年級
RM→雷文克勞四年級(五年級升為級長)
JM→葛來分多三年級
V→雷文克勞三年級
JK→葛來分多二年級

 (學院來自墟神噗浪討論串)

柾國是九月一日生,目前對霍格華茲的理解,學生將會在滿十一歲時收到入學通知信,雖然信是七月三十日以前要寄回,不過金妮...

 

【果珍果】愛情魔藥 (HP AU)

【果珍果】愛情魔藥


果珍果無差



田柾國一走進地牢,就聞到一股熟悉的香味。不擅長魔藥學卻對氣味異常敏感的他,很少在這間教室裡感受到正面情緒,不過此刻的他是放鬆與愉悅的。

田柾國很討厭這門無法揮舞魔杖的課程,迫坐在椅子上磨葉子、攪拌大釜或等魔藥熬煮十幾分鐘,對他來就像被關在籠子一樣難受。但他有一雙靈敏的鼻子,總能透過味覺就能判斷各式各樣的材料與魔藥,加上天生一張好看的皮囊,二年級就替葛來分多贏過無數分的天才搜捕手的名聲,自然會傳進這位史拉轟這位嗜才如命的老師耳裡。史拉轟教授教學風趣,又疼他,使他不至於對魔藥學產生排斥,當然還有其他原因。

「啊,田柾國,來啦。」

一聽到韓文,還是叫著自...

 

【Vmin】回鄉的聖誕節 (HP AU)

【Vmin】回鄉的聖誕節 (HP AU) 


鼾聲此起彼落,所有人包裹著羽絨棉被,在這冬夜裡睡得格外香沉。明天得批好圍巾,戴著手套,踩上雪白堅厚的積雪出發去搭霍格華茲列車。朴智旻也不意外,每年的聖誕假期他都會回布蘭頓過節。雖然東西都打包好了,明天仍得早起,此刻他卻抱著膝蓋坐在床上,腦袋像被外頭的風雪颳過一般清明。

床上的呼吸聲他都很熟悉,畢竟室友做了三年,但是有個人的呼吸離得特別近,除了距離,還有他睡眠時的記憶。而他既不屬於這張紅色的大床,不屬於這間房間,甚至不屬於這個學院。那人正趴在他的床上,也就是他的左側,頭枕著他的枕頭,被棉被纏得牢牢的。

今天月亮特別白,特別...

 

【Vmin】泰泰zone

【Vmin】泰泰zone

現實曖昧爽文向

95無攻受


先聞聞,嗯,沒有味道,銀的耳環,我也最喜歡銀飾,其他絕對不戴。有一顆在耳骨上,耳垂是環,戴好久喔,沒有鐵銹的生味,是純銀的,嗯,是好看啦。靠近只有洗髮精的香氣,和自己頭髮上的一樣,好濃,兩人混在一起,更濃,但主要是我頭上的吧,才剛洗出來,都涼了,他的身體。對耶,還有別的味道,身體上,頸窩那裏,靠近一點,啊!被刺了,好刺喔,被頭髮扎到,顏色真的很淺啊,白金色,髮根好黑,智旻甚麼時候會再染?黑的好明顯啊,鼻子埋進去會有不一樣的味道吧。會有汗味,有男人的味道。那身體呢,好香,和自己身上的有點不一樣,郁郁醇醇的,體味,和肥皂混...

 

【Vmin】冬陽 (清水現實向)

冬陽


1.


初冬,今日的光顯得特別強,太陽有延伸出去的銳角,雲在稍遠的地方綣曲,緩慢的被風渡向那些銳角,再來就是覆蓋,光會稍稍微弱,白就會顯出更深的陰影。賞楓的季節已過,首爾的太陽好不容易冒出頭,朴智旻貪戀這般難得的天空,手只得平放抵住眉頭才不致被陽光刺得睜不開眼睛,放慢腳步踱進教室外的長廊。

「今天的陽光是真的很強。」一踏進走廊屋簷陰影便籠罩了他整個人,離開光線後,溫度降的迅速,不曉得該說是他忘了現在本該寒冷,還是忘了他曾有這麼溫暖的時候。


白色的廊柱旁,金泰亨正被三、四個人包圍著。有男有女,因為有增多的趨勢,定不下數目,本想吐槽天氣都...

 

【两个爸爸】若你碰到他

【两个爸爸】若你碰到他
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cE48Lxc3iyc


他还记得当年他站在门口,手提著行李箱,转过身看著那位同居了十几年的室友,发现那眼神与自己以往看见得有多麼不同。

不,或许也不是不同,只是以往的定义有待补充。

那个要笑不笑的表情,配上一双无神的眼睛,里头透出的感情—他怀疑自己的判断,是冷漠胜过哀伤的。

那是封闭自己的徵兆,不让自己被情绪侵占。和与陈婆离别时的感觉完全不同,而是接近尚未与唐爸爸重修旧好时提及他的神色。

带著不谅解、冷漠,以及深刻的......受伤...

 

我之一

我總在寫隔夜日記。

除了終日耍廢直至深夜才試圖喚回些人生價值的不良習慣,還有邊做邊感到疲累,與喋喋不休的,對自己該早點上床的告誡。於是自己真的上床了,屬於我的任何紀錄,都成了需往前翻頁的書。

就算明知自己本就該把所有行程都往前挪個好幾個小時,在吃完晚餐就該去洗澡,在八點後開始寫日記,便有充足的時間完成並在十二點以前上床。而非現在凌晨一點半才開始覺得我必須要做些甚麼,要創造才算真正活出自己獨有而珍貴的生命。

這是在這一次日昇日落的擷取中,給予自己的第一次告誡。

下一次太陽升起,我不能再將之稱作今日。如果我暫時不能改變我的作息,那就改曆法。

好了,這次的紀錄想來談談傾訴。

儘管現在的我...